会员登录
登录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您有条新到站内短信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新闻动态
 
 
文章正文
陕西府谷县能东煤矿负责人渉多重违法 背后疑有“保护伞”
作者:中国艺术之梦    发布于:2018-02-05 11:03:54    文字:【】【】【
 陕西省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能东煤矿)股民代表武买小、赵子俊、李建卫、范和平等人日前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反映称,能东煤矿法人兼董事长王治明、监事白世平等人涉嫌职务侵占、非法挪用、巨额行贿等违法犯罪行为,致众多股民血本无归,损失惨重。恳请上级有关部门依法查清事实真相,并深挖其背后的“保护伞”,维护广大股民的合法权益。

        
 
    在一份题为《扫黑除恶,王治明、白世平等人涉嫌职务侵占、非法挪用、巨额行贿的保护伞是(榆林)市、县某领导、某局长》的反映材料中,股民代表们陈述了事情经过:陕西省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是于2009年3月12日由府谷县原木房沟、马如渠、庙渠煤矿整合而成立,三矿股比分别为38%、34%、28%。我们是数千名实际出资1.8亿多元股金的股民,实名反映该煤矿注册股东王治明、白世平、刘兴基、訾光钧(煤矿非注册股东)涉嫌职务侵占、非法挪用、巨额行贿等违法犯罪事实。

         
 
    其一,王治明8.77亿元、白世平2.24亿元、刘兴基7935万元、訾光钧6742万元、何军2100万元、王永茂1000万元、王佳美200万元 、党中300万元、韩永龙200万元 、刘明5999万元、李生杰2000万元、张胜荣500万元,榆林某领导2110万元、榆林某局长1600万元、榆林某局长1760万元、银行某领导1500万元、派出所长张某虎200万元,银行财务顾问费2200万元、建行贷款手续费472万元、西安征地款400余万元;2015年4月底以前的帐。以上这些钱只有他们的,难道就没有我们的吗?
    其二,公益性捐赠六次共计1560万元。是真的捐赠款吗?
    其三,私购爆炸火工品帐目反映2299.7万元。府谷县历年来多起特大爆炸案就没有一滴血的教训吗?
   其四,王治明说白条子是“见不了阳光的钱”,数以亿计。为什么见不了阳光呢?

         
 
    其它涉嫌的问题还包括:1、他们以煤矿抵押贷款11.5亿元,擅自私分煤矿贷款4.8亿元之多;2、以他人名义侵占8000多万元;3、煤矿为他们垫支私分贷款利息1.3亿多元;4、股东非法挪用原木房沟煤矿利润上亿元之多;5、利用能东煤矿的资金,来偿还白世平侵占原木房沟煤矿股民的红利4000多万元;6、该矿成立至今生产原煤1000多万吨,每吨纯利润以150元计算,煤矿至少应有15亿多元收入。从成立至今10年之久仅给部分股民分配10%的生产利润,难道每年仅有1%的生产利润吗?若是这样百年才能回归血本;7、马如渠煤矿在入股时说2.6亿元,在2015年履行协议时,变为3.48亿元,其中8800万元从何而来?8、无姓名的个人入股是哪位领导?
 
    2009年白世平诱惑受害股民80多人向他所在的银行贷款4000万元,只办手续,没有拿钱,在他的煤矿给他入股。贷款人按期还清银行本息,受害股民血本未血,是典行的“狱中人”刘旭明诈骗模式。多户口与“房姐”龚爱爱如出一撤。同时,王治明、李生杰与“黄金大王”张孝昌有暗箱经济来往;李生杰给白世平情人朱瑞打款2000万元。

         
 
    据了解,白世平系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人,党员,持有三个户口,两个金融机构(长安银行、神木农商行)股东兼领导,驾驶警车(陕K一OA89717)。涉嫌滥用职权,非法集资(职务便利、诱惑贷款),侵占挪用(煤矿资金、股民滩配),巨额敛财(7处煤矿、三处加油站、14套房产等等),包养情妇(朱某)1.8亿元,西安、神木商产、地产等等;王治明系陕西省榆林市尔林免镇人,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股东、法人兼董事长,与白世平是妻妹夫(连襟、挑担)关系。涉嫌利用白世平的权威职务之便,伙同非法集资大量资金,侵占挪用煤矿股民资金,到处投资,遍地炒房,并神府多家企业持有股份;张某荣是否原神木县副县长职务(待调查);党忠系府谷县煤炭协会会长(应是党员),其中在2012年1月15日煤矿于建行贷款1亿元中不明真相也涉嫌侵占煤矿贷款300万元;王佳美与党忠同时同行同笔贷款中也涉嫌获取了200万元;张某虎系府谷县老高川乡派出所所长(应该是党员),其中在帐中该矿科目余额明确记载着200万元,不知何故?刘明在2012年7月3日华融信托贷款2亿元中,涉嫌侵占5000万元,后期涉嫌占用近1000万元;李生杰在2013年1月16日民生银行6000万元中,涉嫌获取了2000万元;何军涉嫌2100万元。
 
    2013年初至今,五年上访路,实事无人管。闹过煤矿,到过政府,走过县市,问过领导,举报过、控告过,方法都用过,所有问题全推过。

           
 
    受害股民高利贷款煤矿入股,能东煤矿年年正常生产经营,数载不予分红,导致股民至今10年来债台高筑,无法生活。因此,股民们数次前往煤矿、屡次政府上访,经历了无数的艰难险阻,于2015年1月19日几百名股民集体到府谷县政府上访未果。1月25日股民将涉嫌侵占、挪用数亿分红款的股东白世平,在神木县东奥大酒店找到,理论此事后经其他股东及社会知名人士协调处理,签订了由能东煤矿、股东与股民的三方协议,却拒不履行;2015年12月26日,股民们找到了当事股东白世平再次理论此事,白世平却动用了一帮东北的社会人员,对股民们拳打脚踢、恐吓威胁。股民报案后,不予立案,又到县公安局、刑警队,最后派出所立案,并未做深入调查处理,也未向报案股民回复就将案件私自撤销。
 
    因股民理论此事强力,隐名股东于2015年11月16日到陕西省工商局及时阻止了注册股东的股权转让行为。17日部分股民到榆林市政府上访,市政府信访局协调神、府两县的相关部门进行座谈协商,后让重返府谷县政府处理。而府谷县政府及相关部门用“踢皮球”形式,多部门经常以不在岗、不管事等各种借口推诿延时,始终不予处理问题;府谷县关于此事成立过工作组,在举报人毫不知情下就将工作组撤销。就这样哄来骗去欺骗股民,至今始终没有结果。
 
    2017年8月1日,股民再次来到榆林市委市政府、市公安局上访,检察院举报,给反贪局递交了一份举报材料,没有结果;于2017年8月份,我们带着材料拿着证据前往北京,最高检、公安部发文由至省、市、转到府谷县,把高级发文视为废低一张,报案数月无回复,市县上下推诿。2018年1月份,《华商报》记者到府谷县相关部门及煤矿实地采访后,府谷县公安局经侦大队给与我们出具了不予立案通知书,又进行复议于复核市公安局。
 
    能东煤矿负责人的滥用职权及当地有关部门的不作为,严重损害了煤矿、股民的合法权益,也影响了当地的和谐发展与社会稳定。其因之一是现实“诚信缺失”,老板强占股民财产不给股民分红已成常态;之二是市场经济不允许这样的违规行为扰乱金融体系,从而导致很多贫民百姓因“三角债”和“高利贷”走投无路;之三是可以挽救部分极度困难贫民于水深火热之中。 
               
    “恳请上级领导对此予以高度重视,尽快依法查清事实真相,维护广大股民的正当权益。同时,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安排部署,要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对那些支持、纵容和包庇黑恶势力,充当其‘保护伞’的个别官员要深挖细查,严肃追究。”陕西省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股民代表如是说。(来源:晨报新闻  作者:傅丽敏)
 
 
 新闻链接:
 
          朱瑞称花2000万解决“闺蜜风波”
 
    府谷警方:白世平等人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案未达到立案标准
    府谷县纪委:对牵扯出的党员干部涉嫌违法乱纪内容“准备调查”
    神木市纪委:白世平组织关系、工作关系不在神木,不属我们的监察对象
 
    2017年岁末,绥德县80后女子朱瑞因1.7亿元巨额债务登上“老赖”榜而轰动一时,她与债主(同居男友)白世平的爱恨纠葛随之走入公众视野,白世平身后诸多实名股东以及无数隐名股东入股煤矿巨额资金血本无归一事也浮出水面。
    随着媒体的不断曝光,能东煤矿(白世平为该煤矿大股东、监事)财务明细中“打给榆林某领导2110万元”、“打给银行某领导1500万元”、“打给派出所所长张某200万元”等信息不断刺激公众眼球。
    与公众的高度关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地相关职能部门对此却默不作声。近日,华商报记者专程来到神木、府谷,采访白世平身后的多名股东以及能东煤矿,当地公安、纪委等多个部门。
 
    煤矿小股东:我们被套牢 钱却“打给领导”
 
    2008年前后,正值神木、府谷煤炭经济的黄金期,当地一名政府官员形容称,当时,煤炭价格一路上涨,人人都想把钱投到煤矿,但小额资金不能独立入股,必须挂名在资金雄厚的大老板名下集体入股,因此,当地人都以认识大老板为荣,争着抢着将钱投放在某个大老板名下入股煤矿,期待获得高额收益。于是,若干小额资金汇聚成一份大额资金,若干大额资金又汇聚成一份更大额资金,依次类推,从而形成了一个“金字塔”形的股金链,位于金字塔顶端的便是煤矿大股东,白世平就是位于金字塔顶端的人。
    在这样的背景下,神木市(当年为神木县)当地人赵子俊、李建卫、范和平、武买小等人直接或间接将约1.8亿元巨额资金投入到白世平或王治明(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名下,其中白世平名下约80%、王治明名下约20%,入股府谷县能东煤矿,而在赵子俊等人的名下挂着上千个隐名小股东,都是他们的亲朋好友。让上千股民气愤的是,钱投出去后,大部分人自2011年能东煤矿投产正式运营起便没有收到煤矿分红,被彻底“套牢”。随后,他们找过煤矿,也向相关部门反映过,均无济于事。朱瑞一事发酵之后,他们极为震惊,原来自己的权益被大股东白世平挥霍了。
    随后,武买小等人设法获取了能东煤矿2010年6月至2015年4月前的账目明细,其中能东煤矿银行贷款、生产利润等资金,打给王治明8.77亿元、打给白世平2.24亿元、打给榆林某领导2110万元、打给榆林某局长1600万元、打给榆林某局长1760万元、打给银行某领导1500万元、打给老高川派出所(属于府谷县公安局)所长张某200万元……“能把钱打给上面这些人,为啥就没有下面股东的份儿呢?”武买小等人表示不解。此外,能东煤矿私购爆炸火工品账目显示:2010年至2015年4月,总计花费2299.7万元。
    鉴于以上情况,武买小、赵子俊等人以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为由,将王治明、白世平等人控告到公安、纪委、反贪局等部门,但举报材料迟迟没有回应。
 
    府谷公安: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案未达到立案标准
 
    昨日上午,武买小等人收到了一份府谷县公安局的《不予立案通知书》,称王治明、白世平等人涉嫌职务侵占、挪用资金案,经审查认为未达到刑事立案标准,根据我国刑法第一百一十条之规定,决定不予立案,如不服该决定,可以在收到通知书之日起7日内向府谷县公安局申请复议。
    华商报记者从府谷县公安局确认,他们确实向武买小等人下达了《不予立案通知书》,经侦部门具体的调查材料,不便向记者提供,不予立案的理由是,经查,府谷县能东煤矿有限公司财务混乱、监管缺失,未及时向股民公开账务,引发纠纷,经该局调查,未达成刑事立案标准,建议能东煤矿加强财务管理、加强财务审计,公开账务,及时化解矛盾。
    对于不予立案通知,武买小等人表示质疑,准备申请复议。
 
    府谷反贪部门:打给派出所所长的200万 属于借款已还清 不存在犯罪
 
    1月11日上午,府谷县纪委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对于“朱瑞1.7亿巨额债务”事件牵扯出的党员干部涉嫌违法乱纪的内容,府谷县纪委分管领导已经关注,并将这一情况反映给了主要领导,府谷县纪委“准备调查”。
    1月11日下午,府谷县人民检察院反贪局一位任姓副局长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对于武买小等人反映的该县公安局老高川派出所所长张某涉嫌收取能东煤矿200万元贿赂一案,经查,张某是向能东煤矿借款,随后以现金100万元和抵车的形式还清了借款,借款及还款手续齐全,不存在犯罪行为。记者询问“反贪局是否调查过张某借款200万元的用途”,该局长称,他们只调查是否犯罪的内容,至于借款用途,不在他们的调查范围内。
 
    神木市纪委:白世平组织、工作关系不在神木 不属我们的监察对象
 
    那么,能东煤矿账务明细中涉及的“打给榆林某领导2110万元”、“打给榆林某局长1600万元”、“打给榆林某局长1760万元”、“打给银行某领导1500万元”等信息,到底打给了哪个单位的哪个领导,其目的用途是什么?是否存在行贿?带着这些问题,1月11日下午2时许,华商报记者来到能东煤矿,该煤矿行政办公楼内空空荡荡,一名工作人员称,老板王治明没有来煤矿,当天上面领导来检查工作,大家都在外面吃饭。等候了一个多小时,该煤矿综合部(即办公室)终于来了一名工作人员,记者表明来意,该工作人员称自己只是下面办事的,具体情况不了解,随后给老板王治明打电话,但对方没有接听。该工作人员称,他会将记者提出的问题反映给煤矿领导,随后给记者回电话,但截至记者发稿,仍未接到对方的回应。
    昨日上午,榆林市纪委相关人员表示,已接到能东煤矿“打给榆林某领导2110万元”、“打给榆林某局长1600万元”、“打给榆林某局长1760万元”、“打给银行某领导1500万元”等信息,并对此高度重视,目前已将该信息转交神木市纪委。
    随后,华商报记者从神木市纪委获悉,因白世平组织关系不在神木、工作关系也不在神木,他是否是党员,神木市纪委也不清楚,因此白世平不属于他们的监察对象。
 
    诸多疑问和谜团仍待解
 
    随着事件的逐步发酵,朱瑞和闺蜜周某之间的矛盾、朱瑞委托刑满释放人员拘禁闺蜜讨债等事件也被陆续曝光。在被限制人身自由的过程中,周某和多名陌生男子发生肢体冲突,两名男子被划伤,周某也因涉嫌故意伤害被判处有期徒刑。目前,她已向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朱瑞、周某是多年好友,为何会反目成仇?周某的丈夫李先生表示,两人是同乡,熟识多年关系要好,甚至形影不离。由于朱瑞经济条件好,周某在2014年向朱瑞借款600万,两人的亲密关系一直保持,2016年10月发生非法拘禁事件,导致闺蜜关系彻底破裂。
    华商报记者网络检索注意到,2016年10月,也就是周某被非法拘禁后不久,她开始实名举报“朱瑞伙同银行行长合谋洗钱一亿多”,称2015年11月底,朱瑞与某银行一领导联系如何洗钱,将已被法院冻结的1.06亿元非法洗入到周某的账户,并通过各种手段又将1.06亿从周某的账户转入多个虚假账户,然后提现。周某称,她曾向银监部门举报,朱瑞为了报复,雇佣刑满释放人员以讨要借款为名将她绑架。
    “为何对举报朱瑞洗钱一事,银监部门不管不问?冻结的资金为何能够转出去?”李先生表示,朱瑞偷偷转移的上亿元资金,正是白世平起诉朱瑞后,由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冻结的资金。也正是拒不履行法院判决,朱瑞被列入了“失信人名单”。
    究竟是因为债务纠纷,还是缘于举报“洗钱”内幕?偷偷转移法院冻结资金行为是否为真?白世平与朱瑞、朱瑞与周某之间的许多疑问和谜团仍然待解。
    华商报记者在采访中证实,在有关部门问询过程中,朱瑞在笔录中明确承认,她为了解决周某事件找“社会人”花费了2000多万元,且按了手印。“明明债务只有几百万元,为何朱瑞敢说自己花了2000多万元,很明显,就是用重金打通环节,想摆脱周某案件的法律风险……”知情人士说。
    昨日下午4时许,记者电话联系到朱瑞,她称正在开车,不便接受采访。下午5时50分许,华商报记者再次电话联系她,其未接听,截至昨晚11时发稿,仍未给记者回电。(华商报记者 赵国强)
 
原载:《华商报》1月13日A05版  作者:赵国强
图片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艺术之梦 晋ICP备13005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