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录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您有条新到站内短信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新闻动态
 
 
文章正文
湘西散人王一丁:莲步声杳怀“诗魔”一一我与洛夫的忘年交谊
作者:王大伟    发布于:2018-03-21 18:27:02    文字:【】【】【

有诗友说:余光中,霍金。

今天是我们最最崇敬的老诗人洛夫。

 

天上的星星一颗,两颗,三颗。渐次陨落。。。

 

如此说,我是有罪的!就在洛老驾鹤远行的前几个小时,借着二月二“龙抬头”的理由,我还在与朋友们一起喝酒。却浑然不知滚雷阵阵,春雨潇潇,老天爷已经派出天兵天将敲锣打鼓到凡间接洛夫来了。

 

今天,已经有不止三个文友提醒我:一丁兄,洛夫走了,你是不是也该为他写点什么?

 

是的。洛老和家慈同年,与我则既系忘年之交,彼此又互为对方知音。年前彼此还有过微信互动呢。但今年1月20日第5届扶正诗社音乐诗歌奖颁奖活动他没能过来大陆出席,我就觉得情况有点不太妙了!该次活动他无疑是应该参加也会来参加的。活动的主办方不可能没邀请他。他没来,必然蹊跷,必然事出有因,必然凶多吉少。

 

 

我私下里向知情人士打听,得到的回答果真是老先生的健康状况欠佳。当时我心里就一格登。

 

我与洛夫是因为贵州籍著名诗人农夫而结缘的。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应该有四五年了吧。我和洛夫一共见过七八次面。最少有五次在一起吃饭。而且有两次我都是被安排坐在他身边。每次和他见面的时间都是好几个小时,甚至大半天。受教良多。受益良多。

 

洛夫是我这一辈子所见过的最慈祥最和蔼最智慧的老人。他的脸上永远挂着真诚友善的微笑。这种微笑会感染你、鼓励你。令你终身难忘。

 

我与师母陈琼芳女士也颇熟。师母是福建莆田人。她的普通话明显带有福建口音。记得有一年我去莆田,当地人还把洛夫为“绶溪古渡”写的题字拿给我看。

 

37年前,我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就开始读洛夫的作品了。书名好像叫《台湾诗人十二家》。作者是李元洛。李元洛应该是第一个把台湾当代著名诗人系统介绍到大陆来的诗歌评论家。

 

三年前九月的一天,诗人农夫约我一起共进晚餐。叫了两三个朋友陪我喝酒。其中有雨田园(雷激)。酒过三巡,农夫告诉我扶正诗社第三届诗歌终身成就奖已决定授予洛夫。为了活跃气氛、“再添一把火”,颁奖礼上想请我登台朗诵点什么。我说没问题呀。散人本来就“说的比唱的好听”!况且我很享受舞台。

“朗诵洛夫的诗吗?你希望我朗诵他的哪一首?”

 

农夫狡狤地笑了,“如果想请你老兄为洛老度身定制写一篇赋怎样?”

 

我大惊失色:“得得得,你饶了我吧!洛夫是谁?他老人家可是世界华语诗坛泰斗!他本人就是玩文字的,而且玩得如此炉火纯青。你让我写他?还骈体文?你兄弟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么?不行不行!”

 

“来来来,不说了,继续喝酒!”农夫举起酒杯凑过来与我作碰杯状,话题就此打住,席间不再谈论写赋之事。

 

我不知是计,当晚与他们几个喝了两瓶茅台,还有一坛5斤装客家陈年娘酒。约晚十一点才回到家,其时已不止微醺矣!

 

 

好酒便是好酒。草草洗漱后我竟毫无睡意。继之干脆躲进书房打开笔记本电脑上网开始浏览起洛夫诗作来。我本就是洛夫的铁杆粉丝,上世纪八十年代以还一直追踪跟进、持续阅读欣赏洛夫的诗歌作品,并且从未间断。碰巧洛夫又是华语诗坛的常青树,两年前仍有新作不断问世、技惊四座。

 

我却不怕。或许是很早就接触洛夫的作品,又或者是近三十年来几乎读遍了他的大部分作品,约摸凌晨三点多,我开始构思写作《诗魔赋》。天甫亮,大功告成!全文640余字。通过手机以微信发给农夫,我才宽衣躺下补瞌睡。

 

上午十一点左右,农夫的电话进来了。他总是每天这个时候才“上朝”。对此我已见惯不怪。

 

“你老兄牛必呀!简直太有才了!昨晚被我和雨田园灌了那么多酒,回去还能写作?竟敢这么快就交卷了?来来来,中午过来秀芳堂接着喝!大伙儿为你老兄庆功!”

 

一一《诗魔赋》就是这样“出炉”的。农夫知晓我的脾性,昨晚喝酒开始我已不知不觉走进了他事先设计好的“笼子”。

 

颁奖礼当天,我亲自登台朗诵了这篇《诗魔赋》。本来我是推荐电台一吃朗诵这碗饭的哥们朗诵的,他朗诵水平比我高得多;但农夫坚持让我本人上。并说这是洛老的主意。我也就不便推辞了。不承想歪打正着、小放异彩、倾倒一片。我想这多半得力于著名朗诵艺术家焦阳先生为该赋量身定制的音乐。

 

当天深圳的颁奖礼现场衣香鬓影、冠盖云集,人头涌涌、好不热闹!朗诵完毕,我悄然回座。未几,有工作人员过来,说师母请我过去闲话。此前我虽见过洛夫伉俪数次,但这是我首次零距离一聆謦欬!我告诉洛夫家母与他同年,“哦,令堂大人是几月出生?”洛夫饶有兴致。

 

“家母正月初四生日”。想着母亲多半可能会比洛夫大,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那她是姐姐呀!小王”。

 

洛夫话音刚落,师母发话了:“什么小王,听农夫说人家也过五十了,就叫他一丁吧!”

 

“嗯,就叫一丁。一丁,你的赋写得蛮好,真的是我知音呢!看样子我的大部分诗你都认真读过吧!”

 

师母微笑着总结发言:“非如此断难写出那么精彩的《诗魔赋》!”

 

一一这样,我得已极之荣幸地与洛夫互加了微信。

 

许多人不知道,之前更有一“破天荒”插曲:洛夫罕见地紧急叫停正在印刷厂流水线上印刷、即将在颁奖礼当天以中英文双语格式在全球首发的个人诗集《漂木》,叮嘱农夫一定要把我写的《诗魔赋》收入集子当中以为纪念。他对晚辈的厚爱与提携,于此可见一斑。

 

 

当晚活动举办方大宴四方宾客,凡十余围。我和神诵焦阳乘兴挟持“刀罗汉”黄荣打“通关”,一围围敬过去。。。居然没喝高,哈!

 

翌日,洛夫的衡阳同乡、老朋友,深圳著名作家周友德老师请吃饭。小范围。两桌人。周老师又特意让农夫叫上我。复循例安排我朗诵《诗魔赋》助兴。东道主十分重视是日雅集,事先还指定专人做了精美PPT。事后听现场的朋友说,我朗诵的时候,洛夫目不转睛,双眼牢牢盯着我和PPT;有一段甚至嘴巴一直微张着,听得非常用心。好几处听得洛老泪湿青衫。。。

 

一年后,洛夫从加拿大温哥华以平信寄来了他为我题写的“天下赋人”四字,让我悚然心惊、不胜惶恐和汗颜。

 

 

再后来,洛夫个人书法鹏城回顾展。吃饭的时候,又有人(好像是洛老的干女儿、诗人梅淑兰)再度撺掇我朗诵拙作聊供佐酒。

 

2016年秋天,扶正诗社第四届隐态诗歌奖颁奖礼在深圳山水田园隆重举行。洛老被请来亲自为年近七旬的贵州诗人哑默老师颁奖。我们的手又一次握在了一起。。。

 

不曾想这竟是永别。

 

2018,3,19,下午于中国作家第一村拥翠居南窗

 

附:《诗魔赋》

作者:湘西散人王一丁

诗家夫子,卷中洛神;自号野叟,人尊泰斗。写诗成魔,纵横苍黄;风行世界,天下秀芳。断肠敲句,岛瘦郊寒,处处可见绮思;闭门苦吟,浃髓沦肌,时时彰显匠心。宛如陈酒,妙若琼浆。莲步轻举,众荷喧哗。一袖紫气,来自衡阳。半帘幽梦,幕启湖湘。年近九秩,犹自纸新墨酣,叩问苍穹,教化混沌,启迪愚蒙。曾记否?雁回相市,湖南大雪,一羽白鹭,啼声冒烟,穿透春寒。午夜削梨,窗前读信,恍见老屋晒场,有稚童撒欢,雪地秋千,影子来去;暗香浮动,落英缤纷,愁看漂木,渐行渐远。曾记否?风雨之夕,奔腾千年,相邀李贺,迎风解衣,披襟而歌,心灵隽语,子规啼血:惜乎哉!铿然而鸣,竟无人辨识。顾念谷雨初降,彳亍故里,哀悼亡母,梦境依稀,桃花依旧,当年孝子,须发皆白;唯恐泡沫之外,边界望乡,落日西沉,久陷石室,风狂涛惊,乡音未改,鬓毛已衰,只剩河畔墓园,兀鹰剔牙,垂泪焚稿,埋下疑案。虽则石头酿酒,余辉犹温,昨日风流,风流昨日,终付笑谈。

 

噫吁兮,撩袍端带,梦回黄河,左岸洗笔,右岸磨剑,六军不发,鬼哭啾啾,狼嚎万里,听雪落无声,荒野旷然。冷雾正浓,手掌生汗,英雄迟暮,流水高山知谁是?灵魂羞怯凡几人?恒任诗书漫卷,四顾茫然。三千繁华,弹指刹那。人间万事,金钱功名,百年之后,不过一捧黄沙!所幸诗翁虽迈,诗心不泯,最堪记取,秋日庭院,桑梓月光。韶华初绽,岳云高开。谁在偷看:星星呢喃,蝴蝶翩跹?谁在吟哦:入水文光动,抽空绿影春。谁在感喟:明月一壶酒,清风万卷书。谁在唏嘘:别馆惊残梦,停杯泛小觞!

图片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艺术之梦 晋ICP备13005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