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录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您有条新到站内短信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新闻动态
 
 
文章正文
王新:闲谈无效社交
作者:中国艺术之梦    发布于:2018-03-22 17:57:36    文字:【】【】【

资深评论人、书法家王新近照

无效社交之谈起源于近两年,在利益化不断膨胀的现今,无效社交的概念似乎与现实的利益化捆绑在一起,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探究,无效化的程度究竟能影响到什么样的格局,相信化解这一现象的存在只是个时间的问题,随着这个词汇在正能量因素的延伸下,我们不得不承认,社交化的发展已经覆盖了诸如社交等方面的需求,在蓄意挖掘其内涵的时候,无效社交的价值观也随着社会的变迁正在被更多的人士所认知,无效社交与正常化社交两者皆可以视为一种惯性行为,鉴于两者共同的存在,可以相提并论说成是某种负担,也可以说成是人与人之间搭建关系的纽带,在一些人士的意识形态里,无效社交≠社交,这个话题似乎还存在诸多争议,但无效社交的含义真该引起我们深思。

  社会在不断进步,人与人的关系也在不断巧妙发生着变化,社交紧随时代,从过去单纯的社交方式到现在社交的多元化延伸,不可否认,无效社交也在充当人与人之不可间替代的沟通方式,无效社交与正常化社交从利用上,可谓是各有千秋,但很难分伯仲,以酒宴社交为例,酒宴社交=等于社交,同学聚会、同事聚会、朋友聚会、美其名曰的聚会又暗藏了多少社交以外的酒宴,酒宴又分别为有目的型酒宴,加强感情型酒宴,单纯聚会型酒宴,酒桌上通常表现的是杯盘罗列、把酒言欢、不醉不休、而酒后吐真言的,或谈天说地或相互吹捧、或天马行空,而此类社交最终演变的有大同小异的现象,同学聚会成了炫富聚会、同事聚会成了勾心斗角聚会、朋友聚会成了“肝胆相照”的聚会,更有甚者,聚会期间,乘着酒性借题发挥,动辄拳脚相加、大打出手,这种社交的放荡,让一些开明人士痛定思痛,从而给社交有了新的定义,我们称之为无效社交。

  我们置身在各行各业的圈子,无非受两种意识支配,理性思维和非理性思维,在理性中我们司空见惯了社交的存在感,甚至积极或懈怠各式的社交,自从“无效社交”被挖掘出世,社交就不再是简单化的社交,人们开始反思社交的定义,随之而来的有社交厌烦症,社交恐惧症、社交无奈症等,客观公正的讲,我们不反对正常社交的运用,没有社交,就没有人与人之间进步的阶梯,没有社交,更难成宏伟大业,社交主导的是我们整个人生必然发展,社交有了无效社交的分支,是我们把社交人为的复杂化了。

  综上所述,笔者无意强调无效社交它所运行的意义,但无效社交在各个领域比比皆是,更以形形色色形容不算为过。鉴于此,无效社交的罪魁祸首并不是社交本身的罪过,是我们意识常态的进步,如若把“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加以新释,我们不难释怀,既然有了自己的认知,何苦让扭曲在心灵深处的东西做祟,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比喻其实很简单,你既然有驾驭能力,为什么不能把无效社交转化成正能量社交的运用呢。

作者简介:

王新,笔名:谷峰。字东轩,号翰香居士,万卷书斋主。先锋派作家、资深评论人、书法家,著有小说、诗歌、散文等,其中散文集《春之舞》由中国电影出版社出版发行,书法作品被国内友人及香港、台湾、日本等藏家收藏。

现任:伯斯教育学院客座教授、《中国艺海网》执行总编、《艺海潮音》(内刊)杂志主编、中国文化信息协会会员、中国国际书画院研究员。

图片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艺术之梦 晋ICP备13005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