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录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您有条新到站内短信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新闻动态
 
 
文章正文
神形兼备 笔墨传情:任跃宏山水画赏析
作者:中国艺术之梦网发稿平台    发布于:2018-04-13 16:13:43    文字:【】【】【

神形兼备 笔墨传情:任跃宏山水画赏析

任跃宏,1958年生于太原,中国美术家协会培训中心特聘画师,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院山西分院院士,中国振鸣书画院三晋分院副院长,山西美协山西书画学会理事,山西省政府“山西品牌中华行“特聘画家,山西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太行书画院院长。其艺术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书画大展,并在太原、北京、天津、洛杉矶等地展出。

彰文道 重形神 贵笔墨

欣赏任跃宏的山水作品,令人震撼的是蕴藉在他作品里的深厚内涵。任何一个能从浩如烟海的画家群体里,跃升为名家的画家,都不是靠机遇造就的,不是偶然产生的,而是由其厚积的文化底蕴和独到的艺术特质成就的。欣赏任跃宏的山水画,不难发现他的成功是由文与道、形与神、笔与墨的统一和融溶而铸成的。

任跃宏的山水画彰显的是文以载道。关于文与道,历代贤者多有论述,刘勰在《文心雕龙》中就明确提出了“文以载道”的观点,欧阳修则强调“文与道俱”,周敦颐进而直言“文以载道”。“文”在儒家的认知中,包含了所“见”之“文”,以及未见之“文”的整体,故而才可以说“文”由“心生”。“道”在儒家的眼里,是宇宙本源、自然本源。但自然的自身之道隐而不显,深奥精妙,即“道心惟微”。不过,自然之道在遮蔽自身的同时,又通过视觉和听觉昭示于众。于是,“心”所生之文,便会通过纸笔出“形”、通过乐器出“声”,使心中之“文”成为人与文之间可以互相交流、共赏的“画”与“乐”,由“文”而上升为“艺术”。从艺术的角度说,画乃为文,“画者,文之极也。”

对于山水画的文与道关系,任跃宏有自己独到的见地和理解。他认为山水是自然的存在,是“道”的本源。而自然山水既有让人显而易见的物象和形态,也有其不为人洞悉的奥秘和精妙。观任跃宏的山水画,可以看到,其在创作的过程中,对自然山水进行了挖掘和提炼,该张的张、该驰的驰,该收的收、该敛的敛,在张弛收敛中,呈现出画作的鲜明主题和深厚内涵,让作品饱富“文”的气象和信息,给人以文与道完美结合的视觉享受。

任跃宏崇尚文以载道,认为自己笔下艺术之文的山水画,要有所表达、有所反映、有所追求,而所要表达、所要反映、所要追求的内容就是“道”。任跃宏为了更好地表现山水的自然之道,每年都要用相当长的时间,深入到崇山峻岭中去写生,撷取真山真水的美质,捕获真山真水的性灵,体察真山真水的情愫,将山水的多样性统一到“道”中来,进而用自己娴熟的绘画技艺和深厚的笔墨功夫,探求其全新的艺术规律。任跃宏是一个真正将山水的自然之道升华为艺术境界的画家,所以,他从来不热衷于具体的物象,却对游离于山水物象之外的“道”感兴趣,可以说,他的绘画过程,就是寻道的过程,就是表现山水真谛的过程。

任跃宏的山水画凸显的是形神俱备。形与神,既是一个重要的哲学命题,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美学问题。陶弘景在《答朝士访仙佛两法体相书》中云:“凡质象所结,不过形神。”其意是说,构成“象”的不外乎“形”与“神”两大部分。简单地理解:形,即形体、形象,是具象的存在;神,即精神、神采,是物象的灵魂。

任跃宏的山水画重形更重神。重形是为了反映自然之道,氤氲自然之性情,揭示自然之美感;重神是为了含蕴自然之灵气,展现自然之精神,挺拔自然之生命。赏读任跃宏的《高土风骨》、《秋山红叶》、《源远流长》、《山水清音·四条屏》等作品,就可从其雄伟挺拔、高耸云霄、峰险壁仞、松翠草露、烟霞迷蒙、溪转波长、亭台惟肖、舟桥自横的自然具象中,看到其蓬勃的生命气象。神存在于客观本体的形象之中,传神的基础是写形。形是神的载体,形俱而神生、形存而神现、形谢而神灭,形之不存神将焉附。形从属于神,服务与神,对形的精心刻画是为了体现作品神韵的本质特征。因之,任跃宏山水画的形与神兼俱,就是任跃宏艺术追求的结果。

任跃宏山水画的形态之所以能打动读者的心灵,让读者在品赏的瞬间,产生融入真山真水之中的感受,皆得益于任跃宏对自然的感悟。画家画山水之形,允许对自然之形态进行取舍、产生联想,但却不能完全凭主观臆造,不能靠假想。否则,就不能让笔下的山水,呈现出自然之态,富有生命的灵气。明代画家唐志契曾言:“凡画山水,最要得山水性情……岂独山水,虽一草一木,亦莫不有性情。若含蕊舒叶,或若披枝行干。虽一花而或含笑,或大放,或背面,或将谢,或未谢,具有生化之意。写意者,正在此著精神。亦在未举笔之先,预有天巧耳。”任跃宏的山水画,恰合此意,其“神”的产生,皆是其在创作之前,就对如何表现山水画景物的性情、神采、神韵,了然于胸,由是,任跃宏山水画的形和神,便自然就相生相成、相得益彰了。

任跃宏的山水画彪显的是笔墨功夫。笔与墨的关系,不仅关涉到画家的技法,反映出画家的基本功,而是画家给读者提供的审美对象,是画家用水墨表现出的笔墨意象。南朝姚最《续画品》云:“夫丹青妙极,未易言尽。虽质沿古意,而文变今情。立万象于胸怀,传千祀于豪翰。”因此,可以豪壮地讲:任跃宏的笔墨就是画,任跃宏的画就是笔墨。

任跃宏山水画的笔墨是以线条和水墨为基本表现形式的。从任跃宏山水画中,看到的大块面的水墨笔触,是他在运笔时对线的扩大;看到的点,是他对线的缩短。这就应了宗白华所说的“线构画面,是虚的,非实的,空灵的”的论断。“空灵”与“气韵”在同一层面,不滞于物是气韵的基本要求,而空灵则是不滞于物的最高境界。“空”是对自然物象的整体领悟,“灵”是对自然物象的具体把握,自然物象因“灵”而“动”,“灵”既意味着生命,又成为画家人文精神的闪现。看似任跃宏是在运用线条构织山水画的画面,实质上是在实现其精神追求。

任跃宏在将勾、皴、擦、染、点作为山水画的基本表现方法时,尤为注重让筋、骨、血、肉营造的笔墨形态,呈现出更为宏大、细致、丰富的画面世界。任跃宏在构织这个画面世界时,笔墨便成了他传情达意的工具,无论所描绘的山水是高大、是雄阔、是深邃,表现出的都是自己对自然物象的真切领悟与深切感怀。同时,当任跃宏以心源至微、造化多奇的山水画,来绘就崭新的世界时,亦会以饱含对自然之道的感动,赋予笔墨最大的能量,来释放发自内心深处的生命诉求。综观任跃宏的山水画,虽因作品表现的自然物象之异,其笔墨的运用各不相同,对远景、中景、近景的物象,在用笔、用墨、用色上,都注重了与自然物象的协调性、相容性、一致性,透射出气韵生动的特质。

艺术探求无止境,艺术成果无顶峰。已经经过人生阅历、社会经验、文化底蕴、思想品格、艺术实践等多方面综合历练、积累的任跃宏,定会在不断的艺术探求中,取得更大的艺术成就,登上更高的艺术高峰。(本文作者为作家、书画评论家、花山文艺出版社编审 刘斌武)

【山水画作品赏析】

神形兼备 笔墨传情:任跃宏山水画赏析

深山云起图

神形兼备 笔墨传情:任跃宏山水画赏析

秋山烟云

神形兼备 笔墨传情:任跃宏山水画赏析

秋壑听泉

神形兼备 笔墨传情:任跃宏山水画赏析

秋山烟云

神形兼备 笔墨传情:任跃宏山水画赏析

春夏秋冬四条屏

神形兼备 笔墨传情:任跃宏山水画赏析

峡谷清音

神形兼备 笔墨传情:任跃宏山水画赏析

太行秋韵

神形兼备 笔墨传情:任跃宏山水画赏析

雪山幽居

神形兼备 笔墨传情:任跃宏山水画赏析

山青雪自开

神形兼备 笔墨传情:任跃宏山水画赏析

雪行

图片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艺术之梦 晋ICP备13005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