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录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您有条新到站内短信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新闻动态
 
 
文章正文
泪奔!洪江籍作家湘西散人深情忆师恩
作者:王大伟    发布于:2019-03-11 11:05:50    文字:【】【】【

在工作室甫一坐定,正欲静下心来收拾收拾案头的一些杂事,手机对话框里兀地弹出一条微信:一丁老师,刘凤生老师今日凌晨突发心梗离世了。享年69岁。

刘凤生老师上世纪七十年代教过我几年的英语。他的详细籍贯我不甚清楚。只知道他极有可能是黔阳师专(怀化师专前身)毕业。刘老师一米七左右的身材,很是匀称,堪称玉树临风。经常穿一套洗得发白的绛色衣裤,蹬一双擦得锃亮的黑色皮鞋。衣领敞开,两颗雪白的门牙粲然(中间还夹杂着一颗几近锥形的小牙齿)。说话时的声音也很好听。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浓浓的青春活力。在我的印象中,他是当年会同长寨中学最年轻帅气的教师之一。几乎为全校女学生心目中共同之偶像也!他刚教我的时候,大专毕业应该还不到两年,书生意气十足。

我对刘凤生老师有着如此深刻的印象,尚缘于两件事情:其一,他和家父是同事兼好友,彼此属于“同一战壕的战友”,包括学校的另一名教物理的年轻老师唐邦福先生,二人对家父极是崇敬、依赖;而且,由于他“根正苗红”,是工农兵学员,家父平素不便表达的意见,基本都是他主动代言。长寨中学耸人听闻、杯弓蛇影的“5.25事件”,他和一众正派忠厚的老师们坚定地站在家父一边。没有小题大做,不曾落井下石。刘老师的人品毋庸置疑。其二,除了上课,刘凤生老师还和家父一道担负着学校“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艺术指导。家父长于作词、谱曲、导演及器乐指导,刘凤生老师则长于编舞、队形调整、舞台统筹和表演唱。在我眼里,他的一招一式,一顰一笑均颇显专业功底,透着一股潇洒之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和家父经常率领我们在劳动和上课之余前往长寨公社各大队巡回演出,慰问贫下中农。而我为了适当冲抵与年龄不相匹配的体力劳动强度,每每乐而从之。当时长寨公社未通班车(头几年甚至未通电),各大队之间悉由九曲回肠的山路任性相连。因此,每次下乡,我们全部依赖步行。并且一定是当天往返。一路上未要求“衔枚疾走”,结果便欢声笑语,动静极大。演出完,稀里哗啦吃完宵夜,回到学校,大多已是晚上九十点钟。即便那么晚了,刘老师还会拽着家父述评总结当次演出的优劣得失以便日后不断改进。包括全体参演人员的舞台表现和工作态度。由此可见,刘老师在生活中是一个细心之人,在工作中是一个认真之人。

除了上课和排练,刘凤生老师还经常相邀家父散步、喝茶、聊天。这种时候,我多半都如一跟屁虫般粘在后面。耳濡目染,受教良多!我对刘老师的激赏、心理认同及崇敬,也完全是因了天长日久眼见亲历,发自肺腑的。

我和奶奶是1978年我初中的最后一个学期先行回到洪江的。其时“四人帮”跨台,邓公复出,胡耀邦主持中组部的工作,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的力度空前,我们恍惚是一夜之间离开会同的。未及话别。未及叙旧。也未及一同展望未来。但我对故人的牵挂与童稚往事的重温,则无日无之。

调广东后,我不自觉地慢慢开始寻访故人,以梦为马、以稍许成熟的心智链接升华、咀嚼消融那一段峥嵘岁月。几次重返半界或路经会同,儿时的小伙伴如黄高、杨利华、黄培玉、黄昊先、覃仁、黄瑜等都会热情地张罗,协调,呦喝:安排餐叙。而我,也便是通过这些机会得以再度与刘凤生老师、唐邦福老师、梁高泰老师重逢、欢聚。大部分时候,乃由我动议敦请久违的老师“隆重出场”,而小伙伴们也总是想方设法尽最大可能满足我寻访恩师的简单要求。便也是在一两次聚会之后,我才蓦然知道洪江有名的才女,家慈同事、中山路学校吴宝华老师的孙女薛琬月美眉竟一度与刘凤生老师一家有着一份特殊的渊源。当时便不禁感慨这世界实在是太小!

嗟夫!凤箫声动闷滴古,玉壶光转,七秩鱼龙潜巫水;生平粉扬疏雨堂,解惑授业,一世景仰惟斯人。

恨过,爱过,哭过,笑过,沉沦过,挣扎过,失意过,称意过:这便足够,也便无憾!

一一愿帅气仁慈的凤山老师一路走好。

2019,3,6,惊蛰日,愚生匆笔于岭南,中国作家第一村半仞斋西窗。

 

 

【作者简介】

王一丁,男,上世纪六十年代湖南洪江古商城出生。当代知名赋人和文学活动家,东莞原创文学重要代表作家之一(据2017年第5期《中国文艺家》对“文艺莞军”的介绍)。文革期间随父兄下放农村9年。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曾在原怀化地区文联所属《雪峰》文学杂志社任编辑。1988年5月以特殊人才名义调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黄埔海关,凡18年。获授三级关务督察。 2006年11月辞去公职。东莞文学艺术院首届创作项目签约作家、中国作家第一村筹创“村民”、洪江区政协委员、东莞洪江商会会长、岭南儒商诗会副会长、东莞市旅遊文化学会常务副会长。诗酒相伴,粗通管弦;爱观星象,偶悟禅机。朋友较多,烦恼较少。生平无憾,但求心安。“笔借地灵顽亦化,躬随吾道屈还伸”。酷爱朗诵、演讲,民族乐器的超级发烧友及现代话剧表演艺术的忠实践行者。

已公开出版作品四部,分別是:旧体诗集《印园诗草》、《风中莞草》,散文隨笔集《梦居吟草》及长篇小說《国家责任》。另有电视剧《白色追踪》(上下集)九十年代初在央视及全国各省电视台多次播出。近年主攻骈体文创作。计有《洪江古商城赋》、《托口赋》、《东莞赋》、《樟木头赋》、《麓山赋》、《文峰塔赋》、《樱花小记》、《杜鹃草堂赋》、《新沅江号子》、《胜利赋》、《诗魔赋》、《半界赋》、《秀芳堂主赋》、《夜闻琵琶感赋》、《百年友邦赋》、《冀商赋》、《追梦长征赋》、《哑默辞》、《酱门吟》、《神诵赋》、《神雕赋》、《悼母文》、《清明祭祖赋》、《神指琴魔赋》、《怀化赋》等三十余篇在网络线下广为流传,影响较大。被各门户网站大量转载。多篇赋文系受各地特邀特约创作,并被景点刻石传播。王一丁:朋友望我“大赋大贵”,我则但求“小赋即安”。 

2015年1月、2015年8月,2018年5月,王一丁赋作专题研讨会、湘西散人作品分享会先后在广东东莞、湖南怀化、广东广州举行。业界有专家认为其赋作语言华丽、音韵铿锵,铺陈有序、结构严谨,具有较为丰富的思想容量、情感份量和艺术含量;更有作家读过王一丁多篇赋作后戏称其为“天下赋人”。世界华语诗坛泰斗、“诗魔”洛夫老先生则将此四字欣然题签,自大洋彼岸寄赠王一丁。与洛夫同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旅居美国的著名诗人黄翔先生读过王一丁的赋作后也慷慨题字相赠:“一赋传天下,清气满乾坤”。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家第一村“村长”雷达先生:古老的文体,不老的情思,若非胸中能容万壑,梦中满怀激情,滔滔黄河之水怎能一泻千里?祝贺一丁。 

图片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艺术之梦 晋ICP备130051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