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登录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您有条新到站内短信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新闻搜索
 
 
新闻动态
 
 
文章正文
一位女画家“公益流浪”9年,只为寻找一个深层次的答案
作者:中国艺术之梦网发稿平台    发布于:2019-04-10 10:14:30    文字:【】【】【

受访嘉宾:王芳芳(画家、资深公益人)

大学毕业后,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画家,得知北京的宋庄很有名的画家聚集之地,我来了。

我做了三年职业画家。

三年中,我的视觉上受到的冲击很大,我接触了很多艺术家,也感受到了很多艺术风格的影响,我开始对这些当代艺术也产生了疑问,我问自己当代术除了和钱有关系,是否和社会有关系?是否和普通老百姓有关系?!

带着这些疑问,我离开了北京。我想到全国各地偏远的山区支教,要想找到答案,就必须要回到源头,于是我首先回到了陕北老家一所偏远的山区学校支教。

《起飞》:在人生的路程中不用承载过多的东西,才可以走的更远,想要飞翔先让自己的内心长出一对翅膀。

1

我从当美术老师开始。

偏远地区的小学一般都没有美术老师,我让他们接触到美术之后,孩子们非常喜欢。

刚去陕北那所学校前,我是和当地政府打好招呼的。一进校门,看到校长在校园里劳动,挖种树的坑。校长见到我,第一句话是:你怎么才来,同学们等你很久了。

感觉好像家人一样,没有客套也没有恭维,就是实实在在想让你给孩子们上课。

到课堂里,我发现孩子们的美术课本和城里一样,介绍的都是特别专业的艺术风格,但孩子们根本不懂这些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像他们种的麦子一样,那些孩子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种的麦子会成为汉堡,而且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汉堡的味道。

《树下》:听说当你孤独的时候可以把内心的秘密告诉一颗树,它会为你保管你的秘密直到永远。

所以,我不可能按照课本上的课程给他们授课。于是我就因地制宜设计了一套适合他们的课程,这课程还可能在户外讲,比如带孩子们到河边捡石头、捏泥巴等。

我努力和孩子们一起发现艺术和创造美,在教学过程中,发现孩子们是懂得感恩的。

一个周末,班上有个小女孩送了我一把韭菜,当时我特别感动,看着她手上拿着发黄的韭菜。

《星空下的孩子》:画里的孩子叫东珠,他长的非常可爱,我非常喜欢他害羞的样子。这是他3年前的样子,现在已经长成大小伙子了。

如果那个韭菜放在城里,是没人要的,连超市都进不去。当时正好赶上村里干旱,收成也不怎么样,这已经算是他们家地里最新鲜的韭菜了。

2

我是学美术的,我认为最美的画面就是来自真实的生活,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画面。

我周末的时候经常会到学生家里玩,当时博客很流行,我每去一个学生家里就会拍一些照片,然后放在博客上。

本没想那么多,单纯是作为一个素材或者记录,没想到发在博客上后很多人就会留言说想资助这些孩子,问我能不能帮助他们完成资助。

这些善良的读者点醒了我,让我发现可以用这种形式来帮助孩子。通过这种网络互动方式,4年时间,一对一资助了40多个个孩子。

打这开始,外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给我贴上了一个“做公益”的标签。

关于公益,其实我并没有专业基础,也不具备全职公益人的职业能力。

3

从2010年至今,支教9年了。

我带过的很多学生现在也已经上了大学。他们在上学的时候也会选择在课余时间做志愿者,看到他们有回馈社会的意识是让我最开心的事情。

《生命的轮回》

支教中,我也会面对很多痛苦的事情,这可能让我无能为力。

像乡村里,有的女孩子会被强奸,遇到这种情况,虽然恶人受到法律的制裁,我能做的只有心痛,有些事不是我,或者说不是一个人能改变的。

我只能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好,虽然改变不了大环境,只要可以影响到周围的人也是好事情。孩子是未来,我能做的就是给他们内心种一棵善良的种子。

4

我是一个画家,和公益机构不一样,机构是一个系统化的组织,需要考虑方方面面的事情,这样才能把项目做好。对我个人来说,(支教中)只需要把孩子们教好就可以了。

我也参与过公益机构的项目,因为机构资金和人力有限,发现每个工作人员都要身兼数职,身兼数职就很难把一件事情做专业,这也许是一些公益机构的通病吧。

之前,我在支教的时候是不拿工资的,认为做公益就应该无私奉献,而且我发现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觉得做公益就应该这样,其实不是这样的,如果一件事做专业,必须由专业的人来可持续地负责,公益机构也有运营成本,在筹得的款项中拿出一部分做管理费用也是合理合法的。所以,我觉得公众要理解公益机构越来越专业化的方向和可能。

我现在与公益机构的关系是合作关系,但不会将自己融入到公益机构的具体事务中,我觉得在专业领域里找到适合公益的切入口,也是大众参与公益的一个方式。

5

人人公益时代,公益机构的价值和作用将会越来越大。我觉得公益机构要取得发展,最重要的就是思想核心及自我定位。思想核心决定机构目标与发展,自我定位决定机构做项目的持续性,自我定位太高容易被道德绑架,自我定位太低容易被大众质疑。

重新回到我自己。我觉得城市里的孩子是祖国的花朵,乡村里的孩子也是。而且生活在乡村的孩子往往更能发现生活的美,我要做的不仅仅是让他们发现美,还要让他们感受到美。

有人说夜空很美,有人说花草很美,对于孩子们来说,重要的不是别人告诉他们的,而是自己感受到的。

支教9年,我找到了自己创作的风格,各位亲,通过我的作品,你们能感受到么?

《眼》:万物都有它的眼,用心体会才知道它的存在。

图片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中国艺术之梦 晋ICP备13005187号